菠菜网

黑龙江网络广播电视台:从大盂鼎和大克鼎传世善本看潘祖荫的吉金珍藏

时间:4周前   阅读:21

潘祖荫(1830-1890)<是>清代“<吉金>”鉴藏的关键人物之一,其珍藏的(大盂鼎)和 大克鼎,<是>西周青铜器中的“重器鸿宝”,与〖毛公鼎〗并誉为“海内三宝”。 (大盂鼎)和大克鼎的入藏,既<是>文物鉴藏至高职位的象征,也<是>清代金「〖石〗」学领军人物的标配。 

(大盂鼎)和大克鼎曾经<是>潘家的镇宅之宝,现在<是>国之重器,属于国宝中的国宝。 (大盂鼎)和大克鼎与“潘祖荫”三个字已经融为一体,不能星散,因此,评价潘祖荫的 生平鉴藏,(大盂鼎)和大克鼎<是>第一话题。 

金「〖石〗」学 虽然[始于宋代,但从海内外博物馆珍藏的钟鼎彝器来看,宋代撒播至今 的“传世器”数目少少,绝大多数<是>清代乾嘉以后陆续出土发现,再连系上海图书馆“<吉金>”“拓”片来剖析,{钟鼎彝器珍藏者与}“<吉金>”“拓”片珍藏者大致<是>重叠的,而且都活跃在同时期的金「〖石〗」朋友圈中。在简略统计清代“<吉金>”原器和“拓”片的珍藏家群体 后,不难看出,‘其中’一部门也<是>碑帖珍藏者,但仍『有』一大部门碑帖珍藏家不在这一群 体中,由此可见,“金「〖石〗」”珍藏圈『有』既自力又重合的征象,以自力为主,重合为辅, “金”“「〖石〗」” 珍藏基本沿着两个[并行的轨道在生长,“金”类珍藏者人数少,参与者 大多<是>高端人群,“「〖石〗」”类珍藏者人数多,带『有』平民化倾向,类似于破费不高,兴趣 多多的“农家乐”,故碑刻一样平常美称为“乐「〖石〗」”, 两者合一就<是>[“<吉金>乐「〖石〗」”。 

「这种珍藏」“金”与“「〖石〗」”分门别类征象,主要照样由经济基础决议的,鼎力者珍藏研究彝器<吉金>,无力者嗜好残「〖石〗」砖瓦。此外,金「〖石〗」碑帖除了珍藏与研究功效外,还 『有』一个〖书〗法浏览与摹仿功效,“<吉金>”属于三代古文字,其“释读”、认知与浏览需要较 高的知识门槛,不像“乐「〖石〗」”那般普通化、通俗化,士农工商的一样平常〖书〗法学习大多依 靠碑帖。这就造成了“<吉金>”与“乐「〖石〗」”“拓”片,在碑帖“拓”片珍藏供求关系中所占份额 差异极为悬殊,这在上海图书馆的馆藏数目差异中已经可见一斑。

“<吉金>”“拓”片的流传远不及“乐「〖石〗」”“拓”片,“乐「〖石〗」”类碑帖“拓”片传世『有』宋“拓”本、 明“拓”本,“<吉金>”却没『有』云云高古的“拓”本传世,直到清代金「〖石〗」学兴起后,在乾嘉时期 《才逐》渐盛行‘传“拓”’“<吉金>”铭文“拓”片,到道光年间,又发现创造了“全形“拓””(又称全 角“拓”),以‘传“拓”’加手绘的手艺,勾勒出钟鼎彝器的真相,并随同照相术的发现、引 进、生长、普及的历程,动员“全形“拓””手艺手法亦日臻完善。

潘祖荫(1830-1890)<是>清代“<吉金>”鉴藏的关键人物之一,其珍藏的(大盂鼎)和 大克鼎,<是>西周青铜器中的“重器鸿宝”,与〖毛公鼎〗并誉为“海内三宝”。 (大盂鼎) 和大克鼎的入藏,既<是>文物鉴藏至高职位的象征,也<是>清代金「〖石〗」学领军人物的标配。

(大盂鼎)和大克鼎曾经<是>潘家的镇宅之宝,现在<是>国之重器,属于国宝中的国宝。 (大盂鼎)和大克鼎与“潘祖荫”三个字已经融为一体,不能星散,因此,评价潘祖荫的 生平鉴藏,(大盂鼎)和大克鼎<是>第一话题。

一、(大盂鼎)和大克鼎的出土与入藏

(大盂鼎),为西周早期祭器。鼓腹敛口,颈部装饰兽面纹带,三柱足,上端亦『有』兽 面纹,两耳立于口沿上。通高101.9(厘米),口径77.8(厘米),腹径83(厘米),腹深49.4厘 米,重153.5千克。其内壁铸『有』铭文19行291字(‘其中’重文5字)。

清道光初年,(大盂鼎)在陕西眉县礼村出土,初归岐山豪绅宋金鉴所『有』,后为岐山 县令周赓盛豪夺占领,旋转手倒卖给省垣文物商。道光三十年(1850),宋金鉴得点 翰林后,在京师琉璃厂重见(大盂鼎),出银三千两将其重新购归,运回岐山老家。同治 初年,宋家消灭,(大盂鼎)转归项城袁保恒(袁世凯叔父)。同治十二年(1873),左 〖宗棠又从袁保恒{处}购得此鼎〗,将其暂『存』关中书院。昔日左宗棠因遭人弹劾,得潘祖荫 疏救而幸免,遂决议以此鼎相赠,以示感谢。同治十三年(1874)十一月,(大盂鼎)又 从关中运回京师,入藏潘祖荫府邸。

(大盂鼎)铭文 二白本

(大盂鼎)铭文 三白本

大克鼎,又名“善夫克鼎”,西周中期后段器。鼎通高93.1(厘米),口径75.6厘 米,深43(厘米),重201.5千克。颈部『有』三组变形兽面纹,(腹部『有』环带纹),立耳两侧『有』龙纹,足部『有』浮雕兽面。其内壁铸『有』铭文共290字(‘其中’ 重文7字,合文2字)。

光绪十四年(1888)夏,大克鼎出土于陕西扶风县北 凤泉乡训义里,今在秘诀镇白村,即秘诀寺北偏西四公里 {处},旋由关中运往京师,〖同年秋冬时节归潘祖荫所〗『有』。光 绪十五年(1889) 春[,潘祖荫最先组织幕僚洗剔、‘传“拓”’、 鉴赏、“释读”和研究。光绪十六年(1890)秋,潘祖荫去 世,其弟将(大盂鼎)与大克鼎从京师运回原籍苏州秘藏,成 为传家之宝。

由此可知,潘祖荫珍藏(大盂鼎)的时间跨度为16年,收 藏大克鼎不足2年。1951年,潘祖荫孙媳潘达于女士将大 克鼎、(大盂鼎)捐赠给上海博物馆,此二鼎<是>百余年来出土 『有』铭文的最大圆鼎,堪称“国之重宝”。1959年,(大盂鼎) 调拨中国历史博物馆(今中国国家博物馆),大克鼎留『存』 上海博物馆。

二、(大盂鼎)和大克鼎的“拓”本流传和价值评判

《(大盂鼎)》道光、同治时期‘传“拓”’的“关中“拓”本”较为少见,自同治十三年(1874)十一月归潘祖荫后,光绪初 年“京师“拓”本”才逐渐撒播开来,光绪十六年(1890)秋 潘祖荫去世,两鼎运回苏州秘藏后,潘氏后人的低调行事令大鼎‘传“拓”’戛然而止,今后“拓”本撒播渐稀。

道光、同治时期‘传“拓”’的“关中“拓”本”,为(大盂鼎)“〖早期“拓”本〗”,此时大鼎内壁外面锈斑尚未剔除,倒数第三行 “臣十又三白”,旧“拓”作“二白”,尚未剔出一横成“三白”。所见此时“拓”本的质量一样平常并不理想,左侧与下截略『有』沁墨征象。

“二白本”铭文下截锈斑尚『存』,凹凸斑驳显著,<是> 其主要特征,其铭文质量虽不如剔除锈斑的“三白本”清 晰,但传世数目远较 “三白本”稀疏,其文物价值不言而喻。

《大克鼎》光绪十四年(1888)夏关中出土时,铭文多数为铜锈所掩,文字漫漶不清,光绪十五年(1889) 春[,潘祖荫在京师命工洗剔后‘传“拓”’,并属李文田及门下士 之同好者为之释文[,故传世铭文“拓”本可分“《未剔本》”与 “剔后本”两种。

“《未剔本》”指光绪十四年(1888)夏关中出土后的最 初数月间的“拓”本,称“关中“拓”本”;光绪十四年(1888) 秋冬时节大克鼎运往京师,今后“拓”本称“京师“拓”本”。 “《未剔本》”铭文虽漫漶不清,约三分之一文字不能辨识, 然传本极稀,文物价值极高,上海图书馆素以馆藏厚实闻 名海内外,然《大克鼎》“《未剔本》”亦仅『存』一件。

“剔后本”为光绪十五年(1889) 春[至光绪十六 年(1890)秋潘祖荫去世前一年间‘传“拓”’本,称“京师“拓” 本”, 其传世数目也较少。

潘氏去世后,其家人将大克鼎、(大盂鼎)运回苏州原籍 隐匿珍爱,【厥后两鼎】绝少‘传“拓”’。因潘祖荫珍藏(大盂鼎)时间远 超大克鼎,故传世《(大盂鼎)》““拓”本数目亦远超”《大克鼎》。

虽然[,潘祖荫珍藏(大盂鼎)和大克鼎原器,还主持两鼎 洗剔、‘传“拓”’、“释读”、研究工作,现在所见传世“拓”本亦多为潘祖荫在世时“光绪京师“拓”本”,然则,两鼎的最初“拓”本 或早期“关中“拓”本”『皆非潘祖荫所『有』』。

下面,就将笔者近年在上海图书馆所见两鼎善本摘要 先容如下。

三、(大盂鼎)和大克鼎善本的精选

“海内三宝”——〖毛公鼎〗、大克鼎、(大盂鼎),‘其中’大 克鼎传本最为稀疏,(大盂鼎)次之,〖毛公鼎〗最多,故将大克 鼎善本列在首位,优先先容。

(大盂鼎)全形“拓”及铭文 周庆云藏本

(1)大克鼎

①周庆云藏本

(此为周庆云藏全形“拓”本),“拓”工精湛,系最旧“拓”本,那时铭文尚未所『有』剔出,部门文字漫漶不能辨,属于 “《未剔本》”。

大克鼎铭文 《未剔本》

周庆云(1866-1934),字景星,一字逢吉,号湘 〖舲〗,别号梦坡,浙江乌程人。南浔巨富,喜诗文金「〖石〗」书 画,精鉴藏,著『有』《南浔志》《『盐法通志』》《梦坡诗文》 《梦坡室获古丛编》《梦坡室藏砚》《梦坡室金「〖石〗」印痕》 《四十砚碑“拓”本》《历代两浙词人小传》《琴书书目》 《琴史补》【等】。

王蕴章题端::

善夫克鼎。吴县潘文勤所藏。梦坡吟长得精“拓”本,属为篆额。西神王蕴章。

王蕴章(1884-1942),字莼农,号西神、窈九生、 红鹅生、二泉亭长【等】,江苏无锡人。任上海沪江大学、 南方大学、暨南大学国文教授,上海《新闻报》主笔。通 诗词,擅小说,工〖书〗法,<是>鸳鸯蝴蝶派主要作家之一,『有』 《西神小说集》《王蕴章诗文钞》《梅魂菊影室词话》《然 脂余韵》【等】。

卷轴装,画心纵200(厘米),横92(厘米),‘馆藏号’: Z1437。此卷轴与下文《(大盂鼎)》王蕴章跋本,‘馆藏号’: Z1237,同属一套。

②褚徳彝藏本

此本为褚徳彝旧藏,属于“剔后本”,『存』民国十四 年(1925)褚徳彝释文并题记。民国三十六年(1947) 归吴仲垧师李斋珍藏。钤『有』“褚礼堂”“松窗”“千籀 窠”“仲垧得来”“师李斋”【等】印章。

大克鼎铭文 剔后本

吴仲垧题卷轴外签:

善夫克鼎旧“拓”精本,褚礼堂先生旧藏本,丁亥夏得于沪上,重装并记。仲垧。

吴仲垧(1897-1971),字载和,亦曰在和,别署仲 珺、{仲军},江苏扬州人。喜金「〖石〗」字画,善篆刻。因治印拜师李尹桑,故斋名曰“师李斋”。辑『有』《餐霞阁印稿》 《郘亭印『存』》【等】。

卷轴右上方[,王福庵题端:

克鼎。仲垧先生『有』道金「〖石〗」家命题。丁亥 (1947)九月福庵王禔。

“拓”片下方,褚徳彝释文并题记:

乙丑(1925)秋九月十六日,小雨新霁,坐 江楼因书释文于“拓”本之上下方,『有』不能释者,仍 作篆文书之。徳彝记。

卷轴装,画心纵126(厘米),横47(厘米),‘馆藏号’: Z2135。

③吴昌硕跋本

大克鼎铭文 吴昌硕跋本

此为吴昌硕、徐乃昌递藏本,系“剔后本”,『存』 〖光绪三十一年〗(1905)吴昌硕题跋。“拓”片钤『有』“徐乃昌 印”“企瑗所得金「〖石〗」文字”印章。

“拓”片左侧,〖光绪三十一年〗(1905)吴昌硕题记:

克鼎。<是>鼎出关中凤翔府,为潘郑庵宫保所 得。〖文多铜锈所掩〗,未尽剔出,兹就其可辨者录 其文于下。第二行“□”、第五行“□”字不能 识,不能臆断也。第十二行似本无字,“克曰” 以下诵其祖德,“王在宗周”以下纪其册命及赐 赉之盛。官止善夫而锡田云云之优,亦不能解。

(其下大克鼎释文略)

〖光绪三十一年〗(1905)岁在乙巳四月维夏, 安吉吴俊卿释于癖斯堂。

卷轴装,画心纵111.5(厘米),横56.5(厘米),‘馆藏号’: Z2049。

(2)(大盂鼎)

①吴廷康藏本

吴廷康问礼庵藏本,系吴式芬惠赠者,道光“拓”本,为(大盂鼎)“早期关中“拓”本”,外面锈斑尚未剔除,倒数 第三行“王臣十又三白”,旧“拓”作“二白”,尚未剔出一横。此时“拓”本质量并不理想,左侧与下截『有』沁墨现 象,显然不<是>出于熟练“拓”工之手。钤『有』“默公审释金「〖石〗」 文字记”印章。

卷轴顶端,『有』同治甲戌(1874)十二月吴廷康(茹 芝)题记:

周成王四年封康叔于卫,作酒诰。十九年丰 侯坐酒亡国,至廿三年命盂嗣乃祖南宫雩地即 事,无敢舔酒燕飨,《黾勉正德》,以正人民,而锡 邦司臣夫勿废朕命。盂乃作鼎纪事。可见周家所 以受天永命而垂训者,匪易任厥事也。道光中年 『有』自长安“拓”得,<是>鼎新出土者,海丰吴子苾阁部 (吴式芬)购以见惠,嘉兴徐籀庄(徐同柏)曾 「注释文」。同治癸酉(1873)岐山复显<是>器,争相 售取,居奇弗果。先寄墨图至浙,爰并前铭善本 合制于问礼庵,敬识升平胜事。(下略)

吴廷康(1799-1887?),字符生,号康甫、赞甫、晋斋、茹芝【等】,室名摹陶轩、问礼庵,安徽桐城人。喜金 「〖石〗」,善考证,能字画,精‘传“拓”’,『有』砖癖。辑『有』《慕陶轩古 砖录》《桃溪雪》【等】。

据吴氏题记可知,此件“拓”本似乎应该<是>道光年间(1821—1850)初“拓”本,要远早于同治、光绪“拓”本,“拓”本原拟配全形“拓”,然则,现今只见铭文,却未见所谓 “墨图”(全形“拓”)。

此本铭文“拓”本墨色相对较淡, 虽然[下截文字模糊,但 <是>铭文外面锈斑、剥蚀、凹凸痕迹异常显著,能真实反映 铭文外面的金属质感,为所见诸本所不及。这一特殊纹理 具『有』类同指纹识别功效,可以作为判定《(大盂鼎)》〖早期“拓”本〗的尺度参考件,也<是>区分原作与翻刻的绝佳依据。

此本卷轴装,画心纵77(厘米),横43(厘米),‘馆藏号’: Z1194。

②鲍毓东跋本

徐乃昌积学斋藏本,道咸年间“关中“拓”本”。外面锈 斑尚未剔除,倒数第三行“王臣十又三白”,旧“拓”作“二 白”,尚未剔出一横。

徐乃昌(1869-1943),字积余,晚号随庵老人,安 徽南陵人。总办江南高【等】学堂,督办三江师范学堂。清 亡后,隐居著述和校刊古籍,主编《南陵县志》《安徽丛书》《积学斋丛书》《随盦徐氏丛书》【等】,尚『有』《金「〖石〗」 古物考》《随庵藏器“拓”片》《随庵所藏龙门造像“拓”片目》 《积学斋书记》《安徽全省金「〖石〗」图》《安徽金「〖石〗」古物『存』 真》《皖词纪胜》【等】。

卷轴上下各『有』光绪丁未(1907)鲍毓东过录徐同柏 《从古斋款识学》之钟鼎铭文及考释,另缮写《汪钟霖题 跋》,其题记曰:

右文与下方释文均从嘉兴徐氏《从古斋款识 学》录出,末附吴县汪钟霖跋云。徐氏此书均 依原“拓”双钩填廓,精彩不差累黍,惟盂鼎时方 从岐山出土,以张「〖石〗」匏(海盐人)所寄钩本重 模,故编附于尾。鼎后归乡先进潘文勤,敝 『有』 精“拓”本,兹为剪装补入,庶成完璧。光绪丙午(1906)十二月记。

积学斋主人曩得此“拓”于京都,藏之盖『有』年 矣。丁未(1907)立夏日出示鲍毓东,命具录之,时居真州白沙翠竹堤上。

鲍毓东(1845-?),号「〖石〗」室主人、 叟,浙江钱塘人。光绪间官海州知州,晚清诗人、<画家>,著『有』《端虚室 剩稿》《端虚室随笔》。

此件徐乃昌藏本,‘传“拓”’较粗率,上纸后尚未待到干 透,即上墨‘传“拓”’,故满纸沁墨。但据鲍毓东题记可知,“拓” 本珍藏『有』年。【故笔者嫌疑】此类沁墨征象,或许就<是>道咸时 期“关中“拓”本”的特征之一。

卷轴装,画心纵87(厘米),横41.5(厘米),‘馆藏号’:Z1029。

③ <刘世珩藏本>

〖此本为刘世珩〗(杞庵)藏本,道咸年间“关中“拓”本”,“拓”工优良,墨色粘稠。外面锈斑尚未剔除,倒数第 三行“王臣十又三白”,旧“拓”作“二白”,尚未剔出一 横。

卷轴顶端,『有』李瑞清《盂鼎临本》,尾题“质劲上沿 殷法,〖楚派实宗此〗,厥后景君公方神谶皆今后出”。

李瑞清(1867-1920),字仲麟,号梅庵、梅痴、阿梅、 清道人、玉梅花盦羽士,江西临川人。光绪二十年(1894) 进士,1905年至1911年任两江师范学堂监视。擅字画,〖书〗法 自称北宗,与曾熙的南宗颉颃,世『有』“北李南曾”之说。晚 年寓沪,与吴昌硕、曾熙、黄宾虹并称“海上四妖”,『有』 《清道人遗集》《清道人临〖毛公鼎〗全文》传世。

卷轴底部,『有』蒋黻过录吴大澂《盂鼎释文》。

“拓”片左侧,『有』罗振玉题记:

盂鼎书体最峻整,在古金文中至罕觏者。闻 关中此鼎出土[,凡二枚,一容十「〖石〗」,即此鼎<是> 也。一容十二「〖石〗」者,文字小于此,而严重则相 【等】,后为人载归皖,今未知『存』否?“拓”本尤难过, 皖为杞庵先生乡里,盖一访之,俾“拓”本得撒播艺 林乎。上虞罗振玉记。

罗氏题记所云“一容十二「〖石〗」者,文字小于此,而严重则相【等】,后为人载归皖”者,当指小盂鼎,此鼎与(大盂鼎) 同出陕西眉县礼村,曾归岐山县令李文翰,李氏乃安徽宣 城人,或云鼎已运回安徽老家。

刘世珩(1874-1926),字聚卿、葱「〖石〗」,号杞庵、聚 卿、<楚园>、『灵田耕者』、枕雷羽士【等】,安徽贵池人。光绪 二十年(1894)中举人。清末藏书家、刻书家、文学家。『有』《南朝寺考》《贵池县沿革表》《聚学轩丛书》《念书 止观录》【等】传世。

蒋黻(1866-1911),字伯斧,号斧公,江苏吴县 (今属苏州)人。〖官清学部候补郎中〗,光绪戊戌(1896) 与罗振玉创农学社于上海,编刊《农学报》。藏书家、学 者,著《沙州文录》。

注:此件藏品为四条屏之一,另三件为《虢季子白 盘》《散氏盘》《曶鼎》,装裱形式统一,皆卷轴装,“拓” 本上方皆为李瑞清临本,下方为蒋黻、罗振玉题记。

卷轴装,画心纵98(厘米),横48.5(厘米),‘馆藏号’: Z1293。

④周庆云藏本

此本为周庆云藏全形“拓”,上方为铭文“拓”本,下方为全形“拓”本。与上文《大克鼎》周庆云藏本同属一家珍藏,一 时装裱。

大克鼎全形“拓”及铭文 周庆云藏本

铭文“拓”本之“拓”制手法与上文所述“<刘世珩藏本>”极 为相似,属于道咸年间“关中“拓”本”,“拓”工优良,墨色浓 厚。外面锈斑尚未剔除,倒数第三行“王臣十又三白”, 旧“拓”作“二白”,尚未剔出一横。

全形“拓”本,‘鼎口里半露铭文’,倒数第三行“王臣十又 三白”,此本已经剔出一横,成“三白”。由此可见,全 形“拓”本为后补,与顶部铭文“拓”片非一时所“拓”。

卷轴顶端『有』民国十一年(1922)王蕴章题端:

郑庵所藏盂鼎。盂鼎道光初年出眉县礼村, 旋归吴县潘氏,为郑庵所藏<吉金>中上品。此精“拓” 本尤见精采。近梦坡丈亦得一鼎,铭文简略相 同,惟“南公”作“惠公”。周初宝器至今完 好,文义篆法穆然,‘想见镐洛遗型’,洵可宝也。壬戌孟夏,王蕴章。

卷轴装,画心宽92(厘米),高200(厘米),‘馆藏号’: Z1237。

结语

上海图书馆藏『有』25万件碑帖“拓”片,‘其中’碑刻占绝大 部门,其次<是>明清法帖,金文和全形“拓”片占比却极低,仅二千余卷轴,不足馆藏“拓”片总量的百分之一。再环视海内 外其他主要“拓”片公藏机构,亦大致云云,概莫破例。从中 可见,金文和全形“拓”<是>“拓”片珍藏的珍稀品种,究其原因 <是>,钟鼎彝器的珍藏者非富即贵,不<是>朝廷重臣,就<是>地 方要员,不<是>博学通人,就<是>贤能乡绅,‘其中’也不乏巨商 大贾,但凡在这一珍藏圈中涉足者,或淹通经史,或精 于小学,或笃嗜鉴赏。因此,已往一直将钟鼎彝器美称 为“<吉金>”,只『有』富贵贤能者才气拥『有』,也正因为<是>“吉 金”,故较少‘传“拓”’和流通,与同属“金「〖石〗」”范围的“「〖石〗」 刻”——历代碑刻的‘传“拓”’数目『有』着天壤之别。

通过上文先容,我们可以发现(大盂鼎)和大克鼎的传世 “拓”本多为铭文“拓”本,较少见『有』配『有』全角〖鼎图〗的。这一情形 与〖毛公鼎〗“拓”本截然不同,〖毛公鼎〗传世“拓”本一样平常多带『有』全角 〖鼎图〗。从中可知,潘祖荫与陈介祺、端方诸人的金「〖石〗」鉴藏 的品味和兴趣的差异。

实在“<吉金>”“拓”本的价值判断的焦点依据,不在全 角,而在铭文。“铭文”部门,才<是>一件“<吉金>”“拓”价值 ‘体现的真正主角’,全角只<是>配角,‘仅仅起示意图的作用’, 不能舍本逐末。现在我们浏览优美全形“拓”本时,万万不能 遗忘“金「〖石〗」学”的初心——“正经补史”,铭文“拓”本和名 家题跋才<是>“<吉金>”“拓”本文物价值的基本所在。

(本文原刊于《书与画》杂志2020年第03期,由《书与画》授权刊发)

,

诚信在线

诚信在线(www.hoteluniformcustom.com)现已开放诚信在线手机版下载。游戏公平、公开、公正,“用实力赢取”信誉。

上一篇:邢台旅游景点大全:朱婷五四发文:心怀梦想 实事求是

下一篇:朔州秧歌戏:这些年,三七游戏的研发能力为何越来越强了?

网友评论